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蒜生产和消费国。近年来,大蒜成为我国首位出口换汇蔬菜。记者了解到,我国大蒜出口市场相对集中,存在较大的风险。
山东省的大蒜出口居国内第一位,山东大蒜的出口市场主要集中在亚洲,尤其对印尼、马来西亚、印度、日本、韩国等地区出口量非常大。
出口市场集中使得山东省大蒜出口对上述地区过于依赖,一旦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出现波动,造成市场需求不足,就会给山东省的大蒜出口带来致命的打击。
另一方面,出口市场集中的现状也容易造成各出口企业恶性竞争、压价竞销的局面。这种情况将使得我国大蒜在更加深入地打开国际市场的道路上受阻,会丧失争夺市场、扩大出口的主动权。
由于很多企业进入农产品出口市场的时间短、经营规模小、信息渠道不畅,他们的抗风险能力很弱。很多大蒜出口企业在出口受阻的情况下,不具备抵御风险的能力。在遇到情况时,只是一味地压低价格。无序竞争对出口危害极大,企业无疑应提高组织化程度。
对此,业内人士建议,应建立农产品出口行业预警机制,防范出口风险。在农产品出口中,不仅需要国外市场的供需信息,同时还需要中国农产品进入这个市场的情况,以避免中国农产品对某个目标市场的出口过于集中或者增长速度过快,容易造成目标市场所在国对我们实施反倾销或者保障措施,增加中国农产品出口成本,削弱出口竞争力。
同时,应积极推进农业信息化建设,消减信息风险。农产品出口信息服务是农业信息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针对我国的农产品出口企业仍以中小企业为主、组织化程度低、收集信息困难等特点,政府应整合信息资源,丰富公共服务的内容。
任何商品依靠单一的市场支撑都存在着较大的风险性,不符合“可持续”发展的客观要求。因此,企业在巩固和发展传统市场的基础上,要把目光投向更多的国家和地区,选择合适的区域市场和细分市场,分散出口风险。
政府和相关行业组织应积极组织大蒜出口企业参加境外各种参展会、博览会、洽淡会等。相关职能部门应支持出口企业到出口目标市场进行市场需求、政策法规的考察,鼓励出口企业到境外开展产品推介和促销活动;利用中小企业国际市场开拓资金,优先支持农产品出口企业参加国际专业展览和新市场、新产品的推销活动。

曾经风光无限价格狂飙的大蒜,如今再次坐上了过山车,只不过这次是向下。
“随着冬季的到来,我们也在感受着市场的阵阵寒意。”山东省济南中明大地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梦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曹梦辉告诉记者,他的一位从事船舶运输的朋友向他抱怨,近来他的货运公司对国外的发货量在明显减少。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从事曹梦辉所从事的大蒜出口贸易。
6、7、8三月出口激增后市场低迷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今年国内大蒜在经历6、7、8三个月的出口激增后,目前出口低迷,市场信心不振。有的出口商在市场低迷、客户压价的情况下,正在不断调低出口价格。
来自大蒜价格网的数据显示,2011年1~9月,我国保鲜和冷藏大蒜累计出口数量近104万吨,出口金额约6.5亿美元,平均单价623美元/吨,同比数量和金额分别上升12%和11%,单价下降1%。
这种情况引起了业内人士的担忧,他们呼吁蒜商要坚定信心,不要盲目压价出口,扰乱市场。
从事多年大蒜出口的曹梦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中国的大蒜市场来说,在经历了两年的疯狂高价后,出口商和进口商都饱受痛苦,今年无论是国际市场还是国内市场都对大蒜价格预期较低,蒜价的回落也促使国外客户加大进口量,于是便出现了今年6至8月我国大蒜出口疯狂增加的一幕。
数据显示,今年前9月,按照出口金额排序,印尼、美国、马来西亚、巴西和荷兰排在前五位。
其中,我对印尼出口保鲜和冷藏大蒜数量26.6万吨,出口金额1.64亿美元;出口数量同比上升10%,金额同比下降8%,单价下降1%。据了解,仅6月份我对印尼大蒜出口量就比同期激增82%。
美国仅次于印尼,列出口国别市场第二位,出口数量和金额同比上升1%和8%,单价同比下降7%。
对马来西亚出口数量和金额同比均上升7%,单价持平。
存货大增进口商避险不提货
大蒜短期内的大量出口造成一些出口目的地国家大蒜库存的积压。特别是印尼,由于当地气候炎热,更易于大蒜存放,进口的短期激增使得当地的中国大蒜存货大增。
据了解,大蒜的生物特性是在3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环境时出芽缓慢。同时,我国大蒜的另一大出口目的地巴西也出现大量存货。
由于我国大蒜在印尼、巴西等地的存货量激增,市场短期内难以消化,便频频出现进口商不提货的现象。
据曹梦辉介绍,巴西进口商在贸易时通常都是预付20%至30%的预付金,目前由于当地市场大蒜价格较低,为避免更大的损失,这些进口商放弃提货。但是这种情况却给国内的出口商造成损失,贸易风险加大。
由于目前出口低迷,价格出现下降,利润点不断降低,对于未来的出口形势曹梦辉十分担忧。
他提醒业内同行们:如果出口商坚定信心,未来大蒜出口还是会恢复稳健的态势;如果一味地压低蒜价,只会使业内的信心不断回落,而追涨杀跌的心态也会加剧进口商的观望,形成恶性循环。
在曹梦辉看来,蒜作为食品的硬性消费是不会改变的,现在的大蒜出口低迷是由于前期出口过于集中导致目标市场存货过多难以消化所致;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口国库存消化殆尽后会逐渐恢复进口。“维护稳定的价格,保持稳健的心态,不要恐慌,是目前国内大蒜出口商们需要达成的共识,不断调低出口价格只会促成国外订单的减少,清楚的认识目前的形势才是关键。”曹梦辉说。
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梁铭宣对记者表示,前期大蒜的疯狂出口致使国际市场上大蒜供给量增多,后期大蒜价格出现下跌走势而使大蒜出口订单减少,因此关键要把握好国际市场中大蒜的供求信息和市场预期走势,建立信息服务平台,相关部门也要加强对蔬菜种植的科学规划。
出口扎堆风险升级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蒜生产和消费国。近年来,大蒜成为我国首位出口换汇蔬菜。记者了解到,我国大蒜出口市场相对集中,存在较大的风险。
山东省的大蒜出口居国内第一位,山东大蒜的出口市场主要集中在亚洲,尤其对印尼、马来西亚、印度、日本、韩国等地区出口量非常大。
出口市场集中使得山东省大蒜出口对上述地区过于依赖,一旦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出现波动,造成市场需求不足,就会给山东省的大蒜出口带来致命的打击。
另一方面,出口市场集中的现状也容易造成各出口企业恶性竞争、压价竞销的局面。这种情况将使得我国大蒜在更加深入地打开国际市场的道路上受阻,会丧失争夺市场、扩大出口的主动权。
由于很多企业进入农产品出口市场的时间短、经营规模小、信息渠道不畅,他们的抗风险能力很弱。很多大蒜出口企业在出口受阻的情况下,不具备抵御风险的能力。在遇到情况时,只是一味地压低价格。无序竞争对出口危害极大,企业无疑应提高组织化程度。
对此,业内人士建议,应建立农产品出口行业预警机制,防范出口风险。在农产品出口中,不仅需要国外市场的供需信息,同时还需要中国农产品进入这个市场的情况,以避免中国农产品对某个目标市场的出口过于集中或者增长速度过快,容易造成目标市场所在国对我们实施反倾销或者保障措施,增加中国农产品出口成本,削弱出口竞争力。
同时,应积极推进农业信息化建设,消减信息风险。农产品出口信息服务是农业信息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针对我国的农产品出口企业仍以中小企业为主、组织化程度低、收集信息困难等特点,政府应整合信息资源,丰富公共服务的内容。
任何商品依靠单一的市场支撑都存在着较大的风险性,不符合“可持续”发展的客观要求。因此,企业在巩固和发展传统市场的基础上,要把目光投向更多的国家和地区,选择合适的区域市场和细分市场,分散出口风险。
政府和相关行业组织应积极组织大蒜出口企业参加境外各种参展会、博览会、洽淡会等。相关职能部门应支持出口企业到出口目标市场进行市场需求、政策法规的考察,鼓励出口企业到境外开展产品推介和促销活动;利用中小企业国际市场开拓资金,优先支持农产品出口企业参加国际专业展览和新市场、新产品的推销活动。